>

波兰共和国(The Republic of Poland)TF50特遣队在阿富

- 编辑: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-

波兰共和国(The Republic of Poland)TF50特遣队在阿富

受美国《反恐》杂志委托,安德鲁·巴尔科姆去年夏天访问了位于克拉科夫的波兰特种作战司令部POLSOCOM。本文由《反恐》杂志授权转载,所有图片版权归POLSOCOM所

图片 1

受美国《反恐》杂志委托,安德鲁·巴尔科姆去年夏天访问了位于克拉科夫的波兰特种作战司令部POLSOCOM。

本文由《反恐》杂志授权转载,所有图片版权归POLSOCOM所有。

这次的旅程是令人难忘的,因为波兰人非常开放的为他展示了特种部队。这段经历也是独特的,因为其中一个部队特地讲述了身处复杂情况下,他们是如何完成危险复杂的人质营救的故事。

在今年早些时候,媒体开始流传一小队波兰突击队员,从被叛乱分子占领的帕克提卡省省长大院中,救出了若干名阿富汗人质的故事。

不过首先我们要介绍下,关于波兰人最近这次在阿富汗行动的背景。

2009年,驻阿富汗的波兰军队增加到了2600人。波兰政府掌控着加兹尼省,波兰的特种作战特遣队——49特遣队从坎大哈转移到了在加兹尼的前线行动基地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JWK的阿富汗学生们。PRC是阿富汗治安不稳定省内的重要战斗力量

2010年初,波兰特战司令部下辖的另一个单位——50特遣队调防到了加兹尼这个“波兰省”。该部由来自1 PSK——也就是特别突击团的人员组成。他们部署在两个主要的波兰基地——加兹尼基地和勇士基地,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指导并训练阿富汗警察的特种单位——加兹尼省的省内快速反应连(PRC,Province Response Company)。50特遣队的任务包括了:侦察、直接行动以及协同PRC抓捕高价值目标。2011年,上级决定由50特遣队负责帕克提卡省PRC的培训工作,所以50特遣队的一个分队被部署到了沙兰基地。

图片 4

努力建立良好关系,一直是他们与阿富汗安全部队及当地百姓形成密切合作的主要手段。但是波兰人并不乐于冲在最前面,他们正忙着训练阿富汗人能自己指挥反暴乱作战。他们的努力使抓捕高价值嫌疑人和突击IED工厂行动取得了较高成功率。每次行动都有阿富汗队友的配合。

50特遣队的副队长表示,“阿富汗人拥有悠久的战斗传统,我们明白,如果我们能对他们表示信任和尊重,他们也会信任并尊重你,然后他们会跟我们一起投入到非常危险的情况中去。”他还表示,“如果阿富汗战士被激励出士气,那么他们会为你奋勇作战,必要的话会为你冒巨大的生命危险。”

今年初在帕克提卡省,50特遣队被召来协助解决一起复杂的人质救援行动。这个行动是在被他们训练过的阿富汗警官们的协助下进行的。

接下来的内容,是由参与过这次行动的波兰JWK老兵提供给作者的。

The Counter Terrorist: TF50 Hostage Rescue Operation in Afghanistan

反恐:50特遣队在阿富汗的人质救援行动

沙兰市省政府大院 帕克提卡省 2012年1月10日

1月10日,沙兰市,一个当地阿富汗要人参与的会议正如其举行。来客名单上包括省长、NDS(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 阿富汗国家安全局)局长、帕克提卡省警察总指挥(Provincial Commander of Police,PCOP)和当地国民军的指挥官。武装分子已经掌握了有关会议的消息,决定发动袭击并杀掉所有在场的人。袭击者中也有穿着炸弹背心的“人弹”(5个月前,他们已经用同样的方式杀害了17名警察)。

就在会议进行的时候,一组5名叛乱分子穿着军警制服,开着一辆军车接近了一个车辆控制点( Vehicle Control Point ,VCP)。其中一名在VCP执勤的警察感到有些不对劲,便开始对这帮人进行仔细检查。叛乱子感觉自己已经暴露,于是倒车后退。

他们左转车头,径直向省长办公楼冲去。VCP里的阿富汗警察们用AK和PK机枪开火,但没能阻止他们。两名在通讯中心站岗的警察试图拦住他们,却被叛乱分子开枪击倒,接着车一头撞上了通讯中心的大门。叛乱分子知道他们没法按原计划攻击省长办公楼了,于是转而攻击通讯中心,并挟持了里面的人当作人质。

事发地点离我们的位置很近,当时我们分队正在基地培训PRC人员。我们联络了VCP里的一名警察,马上就知道了情况。我们还收到了NDS局长的情报。目前叛乱分子没有伤亡,已经占领了通讯中心并挟持人质四名。

在事发初期,叛乱分子杀害了通讯中心里的两名平民。具体情况尚不明确,但我们怀疑是平民试图逃走导致的。沙兰市的PRC是这次会议的快速反应部队。当危机发生后,他们奉命围绕通讯中心设立了警戒线。

叛乱分子开始从窗户向外用轻武器和RPG火箭筒开火,成功击毁了一辆MRAP防雷车。与此同时,我们接到消息说另一群叛乱分子开始从警戒线外向PRC发起攻击,试图支援通讯中心内的5名叛乱分子。我们不知道第二群叛乱分子到底有多少人,我们只知道他们混在大量平民里,显然是企图分散联军的注意力。他们用AK-47和RPG射了几发。

沙兰基地里的美军快反部队被召来增援PRC,两架AH-64“阿帕奇”也正好抵达。沙兰基地里的美军指挥官接手了行动指挥。他决定用直升机的30mm航炮清除屋顶的目标。此时,所有与会要员都已经聚集在了省长大楼内的行动协调中心里。

省长决定试着发起突击解救人质。由于PRC正在外围警戒,行动由普通警察和NDS情报官们代替进行。他们进行了两次突击。在第一次行动时,敌人以投掷手榴弹和猛烈火力将突击小组从一楼击退。

在第二次突击时,警察们成功占领了一楼。接着叛乱分子扔到楼梯井里的手榴弹炸死了一名警察,这名警察被大量破片击中了面部,于是第二次突击再次失败。趁着混乱和警戒线内警察的支援,两名人质得以逃跑并顺利被救出。在第二次失败后,省长和警察总指挥决定用PRC来组成突击小组。

图片 5

使用 SATCOM antenna AV2040卫星通讯天线的JWK队员,它是重要的远程联络器材

我们当天正在和PRC进行实弹射击训练,而且离省政府大院很近。我们听到枪声和爆炸声后就赶到了沙兰基地弄清楚状况。在和PRC指挥官的通话中,他描述了现场状况并向我们求助。鉴于情况复杂,战术行动中心并不急于给我们介入行动的许可。但经过联系协商,我们最终获得了行动许可。

图片 6

使用TRG-22的JWK狙击手

大院离我们只有500米远,所以我们首先在离通讯中心100米的地方设立了狙击点,位置就在当地安全局情报站的屋顶上。狙击手装备的是TRG-22狙击步枪。然后我们就到了隔壁的PRC指挥官那里。

由于PRC并没有直接参与突击,我们便有时间和他们一起制定突击计划。当时联军还没有得到救援人质的许可,但不管允许与否,我们已经开始准备装备,研究建筑的布局。

我们发现叛乱分子占据了很有利的防守位置,而且他们预测突击会从大门发起。于是我们在建筑的左侧找到了一个小楼梯,看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。这个楼梯使我们能从一个意想不到的位置发起突击。

经历了两次失败后,省长和警察总指挥决定组织一个由PRC警员组成的突击小组,并问我们能否提供支援。省长决心要尽快发起攻击,因为他相信,在天黑后叛乱分子很可能会杀掉所有人质后再试着突围。

我们通过50特遣队的战术行动中心,向ISAF 特种部队指挥官和波兰特战司令部指挥官发出行动请求,然后得到了许可。我们一直密切训练的PRC小组也放下了警戒任务加入了我们。

我们分成两个突击组,每组由4名JWK队员和12名PRC队员组成。我们隐蔽地占据了进攻位置。我们得到情报,门后的走廊空无一人,我们便决定在楼梯下面用40mmGLM榴弹发射器破门。我们的攻击位置离门实在太近了,有可能会出现榴弹引信触发失败的情况,那样的话我们就不得不用其他方法破门了。

还好榴弹炸开了门,接着我们爬上楼梯占据了走廊。当我们绕过走廊边缘时,二楼左侧第二个房间的一名叛乱分子开火压制住了我们。他以门框作掩护,使我们没法开火击倒他。我们投掷了一枚闪光震撼弹,让他躲了一秒,趁这个机会,我们占据了走廊入口右侧的房间。其中一名队员有最佳位置来等待这家伙露头。当他的武器和肩膀露出来准备再次开火时,这名队员果断干掉了他。这样一来两个小组就控制了走廊并开始扫荡左右两侧的房间。

随着扫荡的进行,剩下的叛乱分子都被击毙了。其中两人穿着自杀炸弹背心,还好没引爆。在其中一个“人弹”所处的房间里,我们发现了另外两名叛乱分子的尸体。他们可能死于之前的两次突击,也有可能死于伤势过重。两名人质也被成功解救。我们检查了剩下的房间,已经没有敌人活动了。

在整个行动过程中,四名人质获救。三名警察牺牲。

在第三次突击过程中,我们击毙了三名叛乱分子;但也有两名平民被他们杀害。叛乱分子所穿的炸弹背心是通过手机信号引爆的,信号很有可能是由在外围的叛乱分子发出。一名叛乱分子死前居然还试着把自己的炸弹背心设置成诡雷。

在这个事件发生两天后,一个美军EOD小组在试着搬走藏在毯子里的叛乱分子尸体时,遭遇预先设置好作为诡雷的炸弹背心袭击,两名队员受伤。

图片 7

图片 8

波军缴获的自杀炸弹背心

Siwy是一名在JWK已经服役超过10年的老兵。

巴尔科姆则是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自由撰稿人,主要报道有关国际司法、国防和安全问题。

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波兰共和国(The Republic of Poland)TF50特遣队在阿富